陈戌源直面央视说出一金句 敢说+透明化获得认可

美高梅投注 2021-03-20 浏览(19) 评论(0)
- N +
连续两年,陈戌源接受白岩松专访

  2020年5月7日,疫情下中国足球未来如何前进引人关注,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接受了央视《新闻1+1》栏目主持人白岩松的连线采访。

  采访中他说出了一句金句,“降薪不是有可能,是必须的!必须用壮士断腕的态度,要重新塑造职业联赛的财务体系,把泡沫化的泡沫去掉。不挤掉泡沫,中国足球没有未来!”

  时隔近一年,3月19日,陈戌源第二次接受白岩松采访,要知道接受央视直播采访和娱乐节目不同,这里没有提词器,陈戌源这种公开透明的做法,就连一些平时经常在社交网站上非议中国足协和陈戌源的媒体人都给予认可。

  球迷记忆中,过往中国足协当家人还没有经常接受央视直播采访先例。关注度很高的中国足球虽然已经比很多领域透明度高得多,但球迷和外界希望可以在很多问题上可以更加公开透明。这次接受白岩松采访,透明化也是其中一个关键词。

  无论在上港还是足协,陈戌源都会给媒体提供很多足以当标题的言论和观点。

  敢说的陈戌源

  陈戌源还在上港集团担任董事长的那段时间,他就是上海媒体记者比较喜欢的采访对象,原因无他,因为敢说。相比很多领导应付媒体的“片汤话”,站在镜头前的陈戌源,还是可以给媒体提供很多足以当标题的言论和观点。

  其实他公开露面机会不多,每年无非就是年初一次季前誓师会,年末一次总结会,以及外界偶尔的一两次商业活动,比如2016年年初上汽赞助上港的发布会后,媒体追问具体赞助金额,这的确不方便透露。大家马上换个方式,“与外界传闻车企给恒大达到9位数的赞助相比呢?”陈戌源本可以避而不答,但他没有,“应该上汽的费用高一些。”

  这就和这一次他被白岩松追问中超5年80亿元版权费用一样,他先说“连调整后的费用都没有收满。”至于到底有多少,陈戌源最后还是给出了一个范围,“连一半都没有收回。”

  再比如说对于归化球员的态度,2018年赛季前,陈戌源在誓师会上明确表示反对,“有人多次找我讨论归化外援,我不是太赞成。中国足球想要成功,需要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要想去走太多的捷径,当然,如果有合适的归化球员,有中国自己血统的归化球员,这是可以考虑的。”

  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确切地说,陈戌源的位置发生了改变,他从俱乐部的董事长变成了足协主席,足代会上当选足协主席后,陈戌源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谈及归化球员时态度也不再和过去一样。

  “我在俱乐部时,曾经讲过不太赞成归化非中国血统的球员参加中国队的比赛,中国足球应该由中国人自己完成这个使命。但我到了足协以后发现,客观地讲,以现在国家队的水平以及队员的能力,要打进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我觉得可能性比较小。”

  他甚至用“屁股决定脑袋”来形同自己态度的转变,多少还带着一点自嘲精神。就和他这次说起职业联盟未能如期组建一样,白岩松拿出了去年采访时陈戌源“两个月内职业联盟可以组建”的原话,陈戌源马上自嘲,“我今年比去年年长了一岁,应该更成熟一点。”

  对于职业联盟何时可以组建完毕这个话题,陈戌源先说“不久的将来会完成”,白岩松追问今年年底前是否可以搞定,陈戌源马上自己就给出了答案,“今年必须要完成,应该不会晚于上半年,我希望我的诺言不会再落空。”

  透明化成为这次专访的一个关键词。

  足球透明化,难度太大

  在上港,陈戌源也曾经试图推行“透明化”,他曾在2015年年底总结会上对媒体表态,希望上港的未来可以逐渐透明化,“比方说外援的转会费,花了多少钱我们就公布,这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今年俱乐部的人说行业不成文的规定是不透露,但我觉得这个不需要遮遮掩掩。”

  上港方面一度有过改进,比如对于奥斯卡的转会费,大大方方承认6000万欧元,艾哈迈多夫的转会费则是700万欧元。但整个行业的潜规则,就是不透明。久而久之,还是行业潜规则赢了。

  事实上,直到现在,无论是内援还是外援的转会费,签约年限和年薪,可以说超过90%以上都不会在官宣中显示,这也的确成为一个独特的风景线。

  日本和韩国职业联赛,俱乐部的运营投入和球员薪水,都是公开可以查询的,而在中超联赛,一切都是桌子底下的游戏。

  陈戌源说起限薪时提到了执行问题,“一个制度没有执行比没有制度更可怕,我们采取了非常严格的措施,请了几家会计事务所分析了可能出现的问题和查处的方法,一旦查出来就严肃处理,俱乐部降级球员禁赛。”

  然而,在财务不公开的情况下,不少足球圈内人士对执行层面的前景,是非常悲观的。限薪问题从甲A喊到中超,几乎伴随着整个职业联赛的发展,却从来没有见到哪家俱乐部或者哪个球员为此受到处罚,这就是财务不公开所无法避免的一个问题。

  说起透明,这次采访中陈戌源直接涉及了裁判问题,话说得算是比较重的,“裁判职业水平不够;裁判界存在不良文化,圈子文化和山头文化,会影响判罚。”陈戌源甚至还认为,“不能说完全没有过去我们打击过的假赌黑现象。”

  如何改变?他提到了加强职业精神教育、法制教育,加强对裁判的培训和统一执法的尺度。同时陈戌源还说会建立裁判员的评审制度和第三方的裁判评价体系,把结果向社会公开。

  其实,从上赛季联赛第二阶段开始,裁委会已经通过让负责人接受央视采访的方式来平息外界对裁判的争议,这种公开透明是否会持久?这只能留待本赛季观察。

标签:
评论列表 (0)条评论

发表评论